長江商報消息 一年一度的春運又開始了,擁擠及火車票應否漲價的問題再次為人們所關註。
  擁擠是一個價格問題。邏輯上,價格足夠高,擁擠總會消失,這當然沒有錯。
  而且我也懂得,不漲價,不意味著乘客就真的得到了低票價的好處。票麵價格低,那麼排隊購票就會出現,擁擠和服務質量下降也會發生,這些也是乘車的價格,叫做非貨幣價格。把這個非貨幣價格加上去,總體上乘客並沒有因為票麵價格低而得到任何好處。
  不但總體上乘客不會因低票價而得到好處,從全社會來說還存在損失。道理是這樣的:如果不是靠排隊,而是靠多出價來獲得車票,那麼由於財富不能搶,不能偷,要有多出價的能力,就得在別的地方創造出相應的價值來,然而排隊的時間對社會沒有任何意義,因為排隊,別的有意義的事情反而做不了了。從社會整體來看,這等於是消滅了財富,當然是損失。
  可是財富創造與財富分配並非總一致,蛋糕做大不意味著每個人分得的也大。很多收入低、時間價值低的人,願意承擔排隊、擁擠這樣的非貨幣代價,不願承擔貨幣價格,怎麼辦?
  如果鐵路是私人所有,那麼我們應該允許通過漲價來消除擁擠。否則,就是破壞了人家的產權。比如飛機票漲價、汽車票漲價,我們都不反對,也不能反對。但是現在鐵路是國家所有。理論上,十三億人都是鐵路總公司的股東,而他們的股權又不清晰,那麼一部分股東願意用提高價格的辦法來消除擁擠,另一部分不願意,怎麼辦?
  而且,影響需求的並非只有價格,價格之外的其他因素同樣也影響需求。我不否認,價格足夠高,高得沒有人來坐火車,擁擠問題也就沒有了。但是,利用價格變量來調控價格之外的其他變量對於需求的影響,消除擁擠,這樣做是否具有合理性,答案我也不知道。
  我不反對提高價格來減少擁擠,但是要靠提價來完全消除擁擠可能不具有現實性。
  在中國,城鄉二元經濟結構是春運擁擠的重要原因。只要農民工們的家、孩子、老人與自己工作的地方是長距離分離的,那麼春運擁擠即使可以減輕,卻也或許無法根本避免。道理不難理解,需求不平滑,平時低,春節期間突然高起來,如果春運期間不擁擠,那麼平時運輸企業就會吃不飽要虧損;運輸企業平時能夠吃飽不虧損了,那麼春運期間多少又會擁擠。所以,春運擁擠的根本解決之道,可能還是在於消除城鄉二元經濟結構,至少需要同步改進。  (原標題:火車票到底應不應該漲價?)
創作者介紹

turkey

pd61pdrvq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